喜悦人生爱情挽回

首页 情感咨询正文

梦见血是什么意思,梦见跟着爹爹上山采药

admin 情感咨询 2022-03-09 19:01:35 66 0 医术
  

“你知道黑脚趾病吗?”小琪问。

阿里眼里闪过一丝犹豫,他回答说:“我小时候就听过。”

说到这里,亲卫急忙报告,说前厅有急事。小琪猛地看了看,过去把茶盏放在一边。

小琪走进书房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裴炎:“当年参加会诊的名医都去世了。”

赫连凯:“派出去的人都发回消息了。我们要找的名医,不是病死了,就是被杀了,或者失踪了,就连当年朝廷派来的老医生也死了。总之,所有有黑脚趾病处方的人都在这个月去世了,我们现在找不到。”

小琪脸色铁青,当医院着火时,他感到很奇怪。这么多名医都死了,这不是巧合。

裴炎也深深皱了皱眉头:“把这些人都杀了,就是为了拿不到药方。”

萧一拳砸在桌案上,案上的青石镇纸跳了下去。

赫连凯:“琉球这个苍白的儿子真恶毒。”

小琪:“这样,我们就不能只用那个杯子的药方吗?”

“不是的。”裴炎说:“检疫区刚来报告,琉璃药方真管用。但问题是,这个方子里用的药材大多极其昂贵,如果要大量生产供应百姓,需要大量白银。”

我不知道这个困难,小琪。当脸色苍白的琉球王子和展锋逃跑时,国库被一扫而空,所以现在琉球州政府的办公室很穷,国库比被舔的狗还干净。小军的工资也是有限的。他只能向法院报告分配白银,但法院分配的数量少得可怜。

更可气的是,朝廷根本不重视疫情,却用鲜艳的鲜花和银两来为皇帝庆生。据说后宫梨园是为皇帝高兴的,歌舞表演用的水袖都是水丝做的,红丝是染的。光这个小地方的成本就有几百两银子.

骄傲就像小琪,但此刻,我无法逃避幸福。他在朝廷中一直受到约束,尤其是太后和皇帝想尽一切办法释放他的军权,他都忍了。害怕,害怕,他和他的人抛头颅洒热血来打下这片领土,以为是为了救一方百姓于水火之中,结果却被龙椅上的百姓毁得更惨。

他悲伤地闭上了眼睛。“现在药材无法供应,这样先保护好肱骨,以免混乱。从明天开始,所有西格以上的军官和州政府长官以上的官员都要先服琉璃药。其余的.另想办法。”

为了避免消息引起恐慌,小琪秘密召集相关官员到帅府商讨防疫事宜。当时帅府书房里的人进进出出,个个面色凝重,热火朝天。

阿里,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仆,小琪越忙,她越闲。这一天,我在图书馆的亭子里发现了一本保健医书,让我觉得痒痒的。其实比起爸爸教授的医术,阿里更感兴趣的是师父教的兽医技能,所以学医的时候总是偷懒,医术真的很差。他最愿意做的就是那些美味的食疗药方。此刻,她正跃跃欲试,说白了,她就是贪心。她翻了个白眼,去了厨房。

下午厨房把茶和食物带到书房。每人一份,盘子里有两种零食,一种是青翠如玉的软饼,另一种是暖心卷,搭配的茶汤酸甜可口。这是甜的,咸的,酸的,精心制作的。

不仅仅是防疫,这里的官员大多懂医学。有人忍不住说:“帅府里的美食,能让我们大开眼界。东西虽然不贵,但是很配!”

“是啊,这软饼里的艾蒿芽温而湿,松而干,茶中还有乌木、陈皮等多种材料,一起吃大有益处。”

萧抬起眉毛,看着朱安。

胡安放下手说:“这点心是阿里小姐准备的。她说最近秋天又干又热,最容易引起流行病,所以她帮助厨房做了一些食物来调理身体

萧更是阴沉了几分。这只狸,在以前的那些日子里,从来没有展示过它的本事。现在,在继续疗伤的关头,她展现了自己的医术。为什么呢?以及她的医术有多精通?他一边想着,一边目光扫过房间,只见琉璃正捻着一块艾芽软饼,细细品尝。

那天晚上,小琪回到自己的房间。阿里拿着一本书在看,看见他进来就放下,走上前去帮他挂上斗篷,然后泡了热茶。

他看了看桌子上的书,“动物的奇怪旅程?”他拿起书,翻了翻。它可能是写各种各样的外来动物,用图片说明,用要点注释。批注字迹苍劲有力,不是她小姑娘写的。小琪猜想这是她父亲的笔迹。

"这本书以前从未听说过。"

“无用的闲书,怎么能进元帅的眼睛?”

小琪突然问:“阿里,你父亲的医术怎么样?”

阿里摇摇头:“其实深度我也不知道。我在岛上呆了一整天,没有和父亲一起出去行医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萧眯着眼睛,弯着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。“你去休息吧。”

但是因为小琪又提到了他的父亲,阿里晚上做了一个梦。梦是混乱的。一会儿跟着爸爸上山采药,一会儿师父命令她背那些无聊的口诀,一会儿罗太太骂她小淫妇。最后变成了我爸满血的脸。

“阿姨.伯母.阿姨!”她惊恐地做了一个噩梦。在两丈开外的大床上,小琪坐了起来,透过床罩看到她朦胧的身影蜷缩在小沙发上,陷入沉思。

一夜乱梦,阿里醒来时有两只浮肿的黑眼睛,等着小琪起床。

小琪仍然在他的书房里非常忙。只是到了下午,我才有了一点空闲,扫了一眼门口,无意间看到管事的胡安站在门口,紧张地搓着手。

小琪叫他进来,“怎么了?”

胡安很无助。他也知道元帅此刻很忙,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说:“元帅,后院出了点事。刚才,阿里和他的哥哥艾米被抓进了浴室。说艾米在事发时衣冠不整,这是相当.奇怪。

,我已将涉事人等全部带至耳房,还等元帅处置。”

耳房里聚集了一堆人,几个小丫头和琉璃都立在一旁,而阿狸和那少年关在最里间。她正扒着门缝囔:“元帅!我要见元帅!”

版权声明

网站资料部分均来自于网络,如若涉及侵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立刻删除!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